首页 资讯 娱乐 搞笑 体育 乐活 财经 科技 音乐 社会 综合 汽车 影视 网络视频

乐天视频网 打造网络视频第一网

旗下栏目: 资讯 搞笑 游戏 网络剧 微电影 时尚美妆 旅游 脱口秀 学习考试 小知识 健康养生 动漫 娱乐八卦 汽车

首页 > 网络视频 > 其他 > 武汉“难忘今宵”:一个年味杂陈的除夕夜

武汉“难忘今宵”:一个年味杂陈的除夕夜
来源: | 作者: | 人气: | 发布时间:2020-01-27
摘要:

大年三十晚上,武汉市第四医院古田院区门诊,医务人员在救助病患。 (李福荣/图)

大年三十晚上,武汉市第四医院古田院区门诊,医务人员在救助病患。 (李福荣/图)

  电视里《难忘今宵》奏乐响起的那一刻,走进一位女性顾客,买了一大捧百合、玫瑰。家里没摆鲜花,总是感觉缺点什么,“就算再难,也要把生活过好。”这位女顾客说。

  打开手机视频,与妈妈同步切菜、架油锅、颠勺,一通忙活,做好了10道菜。吃饭也同步,镜头连线,十几名家庭成员,隔着屏幕举杯贺岁。

  爸爸发热后,始终不能被确诊。除夕夜,爸爸在房间里自我隔离,母子两个人随便做了点饭菜,往年必备的多宝鱼没有了,腊鱼、腊鸭也没有了。

  零点钟声敲响之前,解放军3支医疗队共450人抵达武汉,广东等省份的医疗队也开赴武汉,一时成为社交平台刷屏的消息,这些医疗支援队将迅速增强武汉抗击疫情的力量。

  文| 南方周末记者 李在磊 敬奕步

  1

  大年三十那一天

  这是和苗第一次没在家里过年——那是一种夹杂着惊恐、孤单与勇气的体验。这名华中科技大学大三学生原本预订了2020年1月23日晚间回云南老家的航班,23日凌晨武汉“封城”公告后,老友的连环Call将其叫醒:“你走不了了。”

  武汉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通告称,自23日10时起,全市城市公交、地铁、轮渡、长途客运暂停运营。无特殊原因,市民不要离开武汉,机场、火车站离汉通道暂时关闭,恢复时间另行通告。

  和苗退掉机票,抢到一张8:40的高铁票,稍事冷静:说不定身上携带有病毒,为了避免传染给家人,她决定留守江城。放下行李,出门囤了一堆N95口罩、医用酒精、洗手液、84消毒液、抗病毒口服液,除了吃饭,基本不出宿舍。

  宿管阿姨定期测试体温,学院统一发放零食,食堂免费提供中药汤剂,同学们赞助各大视频网站的会员,不过和苗无心煲剧,应接不暇的新闻排山倒海,23日晚上,她不停刷着手机,直至深夜。

  1月24日是大年三十,武汉淅淅沥沥下起冷雨,和苗耐不住寂寞,出门透气。路遇校园生活区的餐馆小哥、水果店阿姨、便利店大叔,她情不自禁道了声“新年快乐”。自忖平时不是一个性情活泼的人,暗暗惊讶刚刚那一瞬间的主动,出乎意料,对方都热切回应。他们也都是滞留武汉的人啊——刹那间,和苗感受到一种莫名的力量。

  千万级人口的庞然大物,城市功能骤然暂停。“封城”次日,进出市区的哨卡趋近严厉,医疗物资短缺的问题持续蔓延,口罩、防护服、试剂盒成为热搜词汇。城区内,商场、电影院里,“春节大酬宾”“大年初一上映”的大幅招贴上,被蒙上一张歇业声明。地铁、公交车一夜停摆,紧随其后,网约车暂停服务,出租车单双号限行。迫不得已,共享单车、共享电动车关键时刻发挥起作用。

  不得不出门办事的市民,如果运气不赖,仍能拦到正常打表计费的出租车。乘着除夕这天是“双号”,长江北边一位出租车司机,七八点钟开始拉客,一路畅通,几乎没跑空单。虽然行人寥寥无几,但是可供选择的出行方式也屈指可数,生意反倒好于平时。“明天‘单号’就不能干了。”他的计时单位是“车份”,能跑一天就能给公司交一天的租金,不过凡事随缘,“大过年的,不让跑也正好歇歇”。

  汉口区的一名外卖小哥,本已提前回到出租屋,与老婆、孩子包饺子,不过却接到一个非常时期的特殊任务:派送一小箱防护设备。24日上午十点钟左右,他穿上制服,骑着“小电驴”一路呼啸,在下午两点半,把包裹着口罩、消毒水、洗手液的“单子”圆满送达。

  接收“单子”的年轻人小向,刚刚在宾馆里和武汉江夏区的妈妈通完视频电话——他恰好回武汉老家出差。妈妈试探性询问,能不能回家看一眼。“当然不能。”小向说,他担心这几天接触的人多,回家不安全。下午准备了年夜饭,妈妈忍不住说,做好菜之后,要给儿子送过来。

  下午约四点钟,被征调到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定点诊疗医院的护士小韩开始上班。她在电话中告诉南方周末记者,4个小时一换班,央视春晚第一个小品开始不久,小韩换班出来,给爱人打电话:“今年不能团圆了。”当晚,“坚守”“我是医生”“我是护士”这些纸牌拜年照片在社交网络刷屏的时候,医护人员依然奋战在一线。马上就要跨年了,“不能确诊”的病患仍旧密密麻麻聚集在医院走廊里。

  晚上十一点多,武汉市第四医院古田院区的门诊大楼灯火通明,隔街相望一团漆黑,只有花艺店门口一排菊花,泛着暖暖的光。武汉有着大年初一“烧清香”的习俗,街坊邻居、亲朋好友拜年时,会给去年有老人去世的友邻,送上一束冬菊以示缅怀。

  就在“封城”前一天,花艺店老板高小兵进了两大车鲜花,没成想“什么倒霉事全赶上了”,他仍不甘心,坚持开业到第二天再打烊,“万一还是有人惦记着下边的长辈,买不到怎么办?”

  电视里《难忘今宵》奏乐响起的那一刻,走进一位女性顾客,买了一大捧百合、玫瑰。家里没摆鲜花,总是感觉缺点什么,“就算再难,也要把生活过好。”这位女顾客说。

  2

  “走也走不了,回也回不去”

  裹着围巾、口罩,杵在行李箱前,3个人面面相觑。2020年1月23日,武汉高铁站东广场停车场,刘思平夫妇面脸愁容。

  “走也走不了,回也回不去。”五十多岁的刘思平在南京做生意,买了中转武汉返回河南南阳的高铁。1月22日晚上抵达武汉,住宿一晚,打算第二天搭乘下午两点钟的列车返乡。早晨听说“封城”的消息后,他们赶忙往车站挤,上午十点钟,被清理“出场”。“10点前的票早就买不到了,难道真要在武汉过年?”他们3人站在车站,手足无措。

“封城”首日的高铁站门口。(李福荣/图)

“封城”首日的高铁站门口。(李福荣/图)

  旅馆通知刘思平,续住的话房费会涨。举目无亲,老家亲戚打来电话,建议他们想办法赶去周边小城,家里人再开车来接。不过,出城的车费也在涨。

责任编辑:

最火视频